• <tr id='E7CQ92'><strong id='E7CQ92'></strong><small id='E7CQ92'></small><button id='E7CQ92'></button><li id='E7CQ92'><noscript id='E7CQ92'><big id='E7CQ92'></big><dt id='E7CQ9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7CQ92'><option id='E7CQ92'><table id='E7CQ92'><blockquote id='E7CQ92'><tbody id='E7CQ9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7CQ92'></u><kbd id='E7CQ92'><kbd id='E7CQ92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7CQ92'><strong id='E7CQ9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7CQ92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7CQ92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7CQ92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7CQ92'><em id='E7CQ92'></em><td id='E7CQ92'><div id='E7CQ9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7CQ92'><big id='E7CQ92'><big id='E7CQ92'></big><legend id='E7CQ9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7CQ92'><div id='E7CQ92'><ins id='E7CQ9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7CQ92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7CQ92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7CQ92'><q id='E7CQ92'><noscript id='E7CQ92'></noscript><dt id='E7CQ92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7CQ92'><i id='E7CQ92'></i>

                【附屬腫▽瘤醫院】來到武漢後,我第一次笑著笑著就▂哭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• 來源:附屬腫瘤醫院
      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3-06
                • 作者:呂瑞澤
                瀏覽字號

                古雪蘭:我校附屬腫瘤醫院呼吸腫瘤內科的一名90後護師。疫情發生後,她主動請戰隨廣西首批援湖北抗疫醫療隊出征武漢。從1月27日至今,她一直戰鬥在疫情防控一線——武漢市黃陂區中醫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我們就來了解一下她的戰“疫”故事······

                (以下內容根據古雪蘭戰“疫”日記和口述整理)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笑著笑著就哭了

                這麽大以來,這是我第一次笑著笑著就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是2月14號,正是吃中午飯的時間,又有一位病友可∩以出院了,我迫不及待地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病友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治好了?真的嗎?我真的可以出院了?”這位50多歲的大◥叔有點不敢相信,他一連發了好幾個問。再三確認後,他已興奮得手舞足蹈,連飯◣也不吃了,邊道謝邊馬上收拾行李,開心得像個孩子。同房的病友笑︻了,我也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出院前,他主動拉著我們合了影,我們都很開心。最讓我感動和意外的是,他在走出病房大門的那一刻,突然轉身望√向我們,對我們深深地鞠了一躬。那一刻,之前我給他做治療、發放口服藥物,或是每天把早餐、午餐、晚餐送到病房遞給他時,他總是╳會很客氣地道謝的畫面湧現腦海,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就流了下來,真的是笑著笑著就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 古雪蘭等醫護人員與出院大叔(左三)等病友合影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也曾惶恐和不安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我到武漢已經一月有余,像這位大叔已治愈出院的患▓者越來越多,僅是我所在的病區,有時一天就有三四個人出院。病區也經歷了從病人多得收治不過來的階段到現在慢↘慢不再有新病人入院的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天一早醒來或是出夜班後,我都會第一時㊣間打開手機了解疫情形勢,看到不斷下降的新增確診病例數和持續上升的》治愈人數,都是滿滿的正能量,這也←一掃了連日來陰雨天氣帶來的陰霾。勝利的曙光,應該就在前方不遠處吧?

                猶記得剛到武漢那會,我也曾惶恐和不安。面對來自祖國各地的同行,大家會有一些操作方法和工作方式上的差異,再加上陌生的環境、陌生的夥♂伴、不熟悉的工作流程,尤其是對高感染風險操作的恐懼,如果說☆我不害怕,誰信呢?

                幸好,在各級黨』委、政府和醫院領導、同事以及親友們的關心關愛下,我很快就調整好自己並進入了工作狀態,一切都很順利。每批次防護用品的補給到位,每一次細心專業的耐心指導∑,每一個來自後方的關心問候,無疑都帶給我莫大的溫暖和動力,更堅定■了我戰“疫”的信心和勇氣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病房裏的感動

                隔離病房,在我看來其實就如一個小社會,這裏每天都有很多感動在發生。既有醫護患之間的相互理解與配合,又有病友間的互幫互助和鼓勵,還有他們的積極、開朗、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  初來之時,在為年紀大的患者做治療和護理時,由於方言和口音的問題,往往溝通交流成問題。還記ξ 得有一天,病房裏一位73歲老奶奶的床單被套被汙物弄臟了,我想幫她換新的,解釋幾次了老人家都不明白我在說什麽、想幹什麽……這時候,鄰床病※友主動用當地方言說給老奶奶聽,.老奶奶這才恍然大悟,高興地連連點頭並致謝。久而久之,我們之間形成了互助的“默契”,通過熱心“翻譯員”,交流再無障卐礙,還不時問候和逗趣。

                武漢方艙醫院,有躺在病床上認真看書而走紅的“清流哥”,在我們病區,同樣也有兩股清流。原55床是個16歲的小帥哥,一名高⊙二學生,我基本上每次進病房,都看見他在那裏認真學習……現已康復出院。還有,加 8床是個27歲的大帥哥,哲學系三年級的研究生,2月23日入院,而他的家人被安排在其他醫院治療,他剛入院時很焦慮不安,但醫生護士的細致關心逐漸讓他平靜下來,近些天來可以靜下心寫自己的畢業論文,還經常看見他在參加一些線上培訓學習,有時邊吃邊寫,有時邊看邊記……經過治療,他的病情也明顯好轉。願小帥︽哥出院後,早日回歸學校〗課堂;大帥哥早日康復,順利畢業,找到理想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武漢,病友常常¤感動著我!他們的積極與樂觀,他們的熱心和互助,他們的理解和包容,堅定了我戰“疫”的決心。經歷和見證了一批又一批的患者從入院到出院的過程,讓我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作為一名ㄨ護士的價值。今天已是我來到武漢的第39天,聽說武漢大學的櫻花已經靜靜綻放,等疫情結♂束了,我想去吃碗熱幹面,再去武大看櫻花。

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→開當前頁